幽子

【冰秋】不知(四)

ooc
数学凉的一塌糊涂
母上一生气收了手机
被我磨叽要回来了√
再凉我真是要嗝屁了
但是
我爱沈老师❤

来到这里的第三天,沈垣已经彻底适应了沈清秋的生活。清静峰不愧是清静峰,安静的很,除了远远传来的几个弟子的操练声,就是风吹动竹叶发出的‘沙沙’声。

“师尊,早饭好了。”

沈垣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原来那么霸气的冰哥怎么就变成这朵小白花了呢?原来那份对沈清秋的恨意怎么就变成师徒版情深深雨蒙蒙了呢?

早在那天沈垣目睹了洛冰河挂在自己身上哭成泪人,他就确定了这个小媳妇洛冰河和原著里那个吊炸天洛冰河不是一个人。

虽然知道自己没有生命危险,但是看着男主一大早就一脸温柔体贴地为你忙上忙下,时不时视线对上了还会返给你一个微笑。沈垣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噫,不愧是帅哥,杀伤力真大。

“师尊?”

“就来就来。”


洛冰河觉得师尊有点变了。没有原来那么高深莫测,没有原来那么清雅高洁,师尊变的活泼了,也爱笑了。刚开始还像个孩子似的对一切都感到新奇,看到什么小物件就止不住视线却也不问自己说要。

这副模样像极了一个人。

像极了过去的洛冰河。

最开始洛冰河也曾怀疑过师尊被附身,但无论怎么看这个躯干里的灵魂都还是沈清秋。

百思不得其解,洛冰河又带着木清芳来到了竹屋。木清芳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长袖一挥下了定论,“记忆错乱。”

沈垣呡了口茶,心里给木清芳点了个赞。

感谢木清芳老铁送的好借口。

很快消息就传遍了苍穹派,小小的竹屋顿时挤满了人,各个峰主都围作一团嘘寒问暖,岳清源更是带头送礼,冗长的礼物单子听的沈垣一个头两个大。

虽然场面一度十分混乱,嫌弃归嫌弃,但沈垣心里却不禁升起一阵暖意。

没有原著里的怀疑猜忌,这里的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在关心沈清秋。

真好。


待送走了众人,清静峰又重归平静。沈垣拿着热茶思考人生,心想按这个发展,自己怕不是回不去了,想着想着又有点黯然神伤。

“师尊。”

“!”

洛冰河的俊脸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视线内,沈垣手一抖,眼看着滚烫的茶水就要落到自己身上。

洛冰河眼疾手快,一手把沈垣挽到怀里,一手把杯子打到地上。杯子啪的一声回归大地,碎了个透心凉。

沈垣的腰肢只手可握,没有赘肉,但也没瘦到硌人的程度,手感好的像抱了一块软玉。

洛冰河抱着软玉,一时不想放手。

但很显然,软玉并不这么想——毕竟软玉在被他搂住的一瞬间就僵硬成了一块石头。


沈垣还是不习惯洛冰河时不时的肢体接触。

沈垣适应了这个身体后很快就发现了异样——这个身体太过敏感了,洛冰河每次触摸过的地方就跟触了电一样酥酥麻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被下药了。


“师尊可无事?”

噫!!!!!!!!!

洛冰河的呼吸一时间全打在沈垣耳朵上,沈垣成功的烧了个大红脸,同时意识到耳朵也能是个敏感点。

救命!我是直男!老子是喜欢漂亮小姐姐的钢铁直男!

“师尊?”

“没没没没没事,那个,你先放开我行吗?”


洛冰河感受到沈垣的战栗,一愣,正好对上他的眼,那双好看的眼睛本来是会一直看着自己的,现在却会在对上眼神的时候错开,会刻意逃开自己的视线。

洛冰河呼吸一窒——

他在怕我?

师尊在怕我?

他怎么能怕我?


沈垣发现洛冰河突然颤抖了起来,双手更是将他环抱的更紧,那感觉就好像要把自己生生揉进他的血肉里去,勒的沈垣近乎窒息。

“......师尊”

片刻后,洛冰河放松了力气,但双手仍紧紧环着。他不知什么时候把头埋到了沈垣颈间,温热的吐息就贴在沈垣最脆弱的地方,激的沈垣一时间头晕眼花,甚至腿软的几乎承不住两个人的重量。

沈垣感觉自己肩头的衣服湿乎乎的,黏答答的粘在身上。

好家伙,又哭了。

然后他听见洛冰河比平常低沉、嘶哑又带着一丝哭腔的嗓音,

“........我不会放开你的。”

“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妈,儿子可能不是个直的了。

【冰秋】 不知(三)


ooc  这章真的ooc
就想让冰妹说情话
心疼七哥x1
小学生文笔
我爱沈老师❤




洛冰河笑的开心,一手替沈垣掖了掖被角,一手取过宁婴婴拿来的桔子专心剥了起来,“师尊想叫什么,冰河就叫什么。”说着,把剥好的桔子塞到沈垣手里,眯着眼睛看他。

沈垣可没功夫理他。

沈垣反应过来了。

他这是穿越了吧。

冰河,洛冰河,《狂傲仙魔途》。嗯,没毛病。

沈垣有些僵硬的抬头,“敢问这位大侠,我是谁?”

没等洛冰河搭话,一边看戏的柳清歌就冷哼一声,“沈清秋,睡的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沈清秋。

沈垣浑身上下的汗毛全炸了起来,冷汗倏地一下浸湿了他背后的里衣,手脚的温度迅速下降,降得好像寒夜里的水,冰冷刺骨,恐惧顺着脊骨爬了上来。他低着头一遍一遍捋剧情。

不管想几遍沈清秋的结局都只有一个。

人棍。

完蛋。

沈垣顿时感觉头昏脑涨,他艰难的环顾四周,木清芳洛冰河一左一右在自己旁边,面前的是尚清华和满脸担忧的岳清源,后面一圈围着宁婴婴等一众弟子,人群外围不远处还能感受到双手抱剑的柳清歌时不时瞟来的视线。

温馨,和谐,其乐融融。

冰哥,这是什么play?

我怕不是活在梦里吧。




洛冰河注意到的时候沈垣脸色惨白,他忙抓住沈垣一只手,却感觉到一片冰凉,他顿时慌乱起来。

“师尊,你脸色怎么那么差?不如让.....”

“洛冰河。”

沈垣像触电一般把手抽出来,打断了洛冰河的话,心想快别玩我了与其等你把我削成人棍,不如求个痛快。

“我在。”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洛冰河一脸不可置信,猛的看向沈垣。

“师尊莫要开玩笑,弟子怎敢伤了师尊!!”洛冰河顿了顿,感觉口干舌燥“再说,弟子并无理由伤害师尊!”

似乎是辩解的太急,沈垣看到洛冰河嘴角都在打哆嗦。

啧啧,影帝,奥斯卡小金人都给你都给你。

“没有理由?”沈垣歪了歪头,“因为我是人渣反派,正道败类?”

沈垣垂下眸子掰着手指算,没注意到岳清源瞬间紊乱的真气。

“我知恩不报屠尽秋家。”

“我嫉妒世人不知悔改。”

沈垣抬起头看洛冰河通红的双眼。

“我推你下无间深渊。”

“我害你三年为魔痛苦不已。”

“我责你骂你欺你骗你。”

“你为什么不杀我?”




岳清源的真气乱作一团,沈清秋的每一句话都像一块巨石狠狠压在他身上,压的他几乎喘不过来气。他俊朗的脸上早没了作为掌门的那份安然自若,取而代之的是无助和悔恨。

岳清源从来都不知道小九是这样看待自己的,难道他在这苍穹山清静峰上的每一天都在想怎样求死吗?

岳清源的手握起又松开,嘴张开又合上,真气聚了又散,只有一双明目死死盯着沈清秋。

片刻后,他垂了眸子,像个普通老人一样佝偻着腰,一言不发地离开了竹屋。



沈垣没注意到岳清源的离去,他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在洛冰河身上。

洛冰河抖着身子,眼睛红的像个兔子。

他伸出双手抚摸沈垣的脸颊,感受着他瞬间的僵硬和柔软美好的肌肤。

“你不是什么人渣反派,正道败类。”

“你是沈清秋。”

“你是师尊。”

洛冰河的眼泪一滴一滴砸在沈垣脸上,眼泪连成线,掉进沈垣的里衣,沈垣白色的衣襟上顿时多出一大片被浸湿的痕迹。

“你从来没有责我骂我欺我骗我。”

“你只教我护我怜我爱我。”

“你真的很好很好。”

“你是这世上待我最好的人。”


洛冰河突然笑了起来,去了哭腔,话语轻柔的仿佛把世上所有温柔都灌了进去。

“你是我想用尽这一生的心血养在心肝儿里的人。”





【冰秋】不知 (二)

ooc
小学生文笔
中间有没有刀纯看我考试成绩
但放心是he
我爱沈老师❤

    沈垣有点懵。

    他醒过来的时候头疼,又渴的厉害,有点像是宿醉之后,他本能的想要找点水喝,但没等他睁眼,一只手就伸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扶着他的头,同时,一股清水顺着他干渴的喉咙流了下去。

    沈垣砸吧砸吧嘴儿,嗯,甜的。

    扶着他的人顿了顿,轻车熟路地把他放回原处,动作轻柔,熟练的不得了。沈垣仔细闻了闻,房间里有一股子竹叶的清香,像是小姑娘们常用的熏香,但这种味道不但不腻还让人心情舒畅。

    沈垣心想,“艾玛,照顾我的是个小媳妇儿吧。”

    于是沈垣抬眸,想看看这个‘小媳妇儿’的真面目。没成想,刚睁开眼睛,没看到所谓的小媳妇反而看到了一屋子人,黑压压一片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沈垣瞬间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好像是配合这个诡异的气氛似的,一个女高音突然就冒了出来,“啊啊啊啊啊阿洛柳师叔师尊醒了!师尊醒了!”

    这一声吓的沈垣差点蹦起来,女高音仿佛是个导线,跟着她的尖叫,寂静无声的小屋突然炸开了锅,叫啥的都有,众人乱作一团,像个小型菜市场。

    沈垣倒是松了口气 ,他心想“我天这帮人刚一点声都不出的,我还以为我躺停尸间里了。”

    他环顾四周,眼前的人不管男女都一律穿着古装,发长及腰。沈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再瞅瞅这帮人的颜值,他寻思过来味儿了,自己怕不是被哪个剧组捡了。

    沈垣眯了眯眼,刚想问问这是哪,却发现自己刚虽然喝了口水,但还是口干舌燥说不出话。

    没等他出声,一杯水就倏地一下抵在了他的唇边,沈垣也不客气,双手捧住就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杯,喝着,他听到身边的人低笑出声,“师尊,莫要着急,别呛到了。”

    嗯?小媳妇儿是个男的?还是个低音炮?

    沈垣猛的抬头,正好对上小媳妇的眉眼 。
  
    小媳妇也正笑着看他,眼睛里漏出来的温柔把沈垣淹得有点窒息。

     沈垣感觉有点晕,一句话没过脑子就扔了出来。

    “卧槽,小媳妇儿真帅。”

    整个世界都静了。

    沈垣看看周围一个个嘴张的好像能塞下一个拳头的俊男靓女,有点不敢吱声。

    我这是哪句话说错了?

    但我就说过一句话啊!

    于是沈垣转过头又细细的看了看那张笑的快开花的脸,小声嘟囔,“没毛病啊,是很帅啊。”

    挠了挠头,沈垣有点懵。

   
   

我怕不是又要氪金

畜生吧
我600多石头啊
歪了一个孔明
一个呆毛
一个阿福
黑呆满宝
但是
我只想要黑弓啊!!!!!

猝死
为什么
一个四星
这么难

为什么
用爱发电
怎么难

【冰秋】不知(一)


ooc
终于看完原著忍不住开坑
这是一个两人老夫老妻甜蜜蜜时师尊突然变回初始状态的故事√
我爱沈老师❤
小学生文笔注意!!!

    “嗯...” 沈清秋刚醒过来眼前就是洛冰河那颗毛绒绒的脑袋,脑袋的主人眨巴着一对亮的能当手电筒的眼睛盯着沈清秋,嘴角快翘上了天。

    “师尊,早上想吃什么?”

    沈清秋想了想,自从他俩私奔到魔宫怕是天下所有的飞禽走兽都被自家冰妹抓来喂自己了。于是他眼中噙出一抹笑意,摸着洛冰河在自己腰上作乱的爪子,“冰河做的,都好。”

    洛冰河反握住他的手,看着他这副模样,脸上一红趴到沈清秋身上舔弄起他昨天咬的痕迹,“呜.....师尊诱惑我。”

     沈清秋猝不及防被洛冰河温热吐息激得一抖,忍不住想起昨晚他们俩的欢爱,老脸一红,厉声道“冰河,别闹!”

    “呜.......师尊......”
   
    完,这小子又要开始。

    眼看着徒弟又要落眼泪沈清秋不禁放软了语气,讨好般的亲了亲身上人的眼角“冰河,陪为师再睡一会儿,好不好?”

    “好!”得到甜头的小兔崽子立马换了一副嘴脸,乖顺的把头埋在沈清秋的颈间。

    沈清秋拍了拍洛冰河宽厚的肩背,阖上双眼。

    “哈啊.....嗯....呜嗯......”

    嗯?师尊?

    洛冰河猛的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惊的他直接清醒了。只见沈清秋眼角泛着泪,双手抱头抖的像个筛子,下唇更是被他自己咬的狼狈不堪,漏出星星点点呻吟,血随着他的动作流到雪白的里衣上,看上去就像是吐血一般。洛冰河瞬间就出了一身冷汗,他慌乱的想抓住沈清秋的身体,但双手触到沈清秋的时候却感觉自己摸到了一块燃着火的炭。

   洛冰河不顾身上的热度紧紧的抱住了沈清秋,眼角通红,“师尊,师尊,你怎么了?师尊,你别吓我,师尊,师尊你头疼吗?弟子去给你找药,师尊你别吓我,师尊....”

    堂堂魔君像个三岁孩童咿呀学语一般嘴里只念叨着师尊二字,眼睛红的能滴出血来。又一次眼睁睁的看着沈清秋痛苦呻吟,自己却无能为力,他受不了这样,他受不了。

   
   
    沈清秋是被疼醒的。

    那个杀千刀的系统毫无预警的开始疯狂的叫起来,嗡嗡作响的警铃声在他脑子里吵成一团,就像一个炸弹一下扔了过来,炸的他头皮发麻,头疼的像是有万千蚂蚁咬着皮,啃着肉。

    “......师尊......”

     “....师尊!....”

    沈清秋眼前发黑,模糊中看不清东西,脑子里除了狂风暴雨般的警铃又出现了几声蚊子叫似的细语,说的是他听的耳朵生茧的师尊。沈清秋恍惚了一下,心道冰妹看到他这个狼狈样子,怕是又要哭了。

    还未等他胡思乱想什么,警铃声突然停了,一声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机械音响起:

    “检测到病毒,系统删除失败,开始重启......”

     沈清秋在心里对着系统狠狠比了个中指
骂了句妈卖批,彻底失去了意识。

   

    洛冰河一边对着魔界众人怒吼着一边抓紧沈清秋的手,试图用自己的身体给他降温。他现在比沈清秋抖的还厉害,额上的魔纹忽隐忽现,浑身环绕着庞大的魔气,吓的周围小妖直接昏死过去。

    “冰河.....”

    洛冰河猛的回过头,身上散发的魔气瞬间消失了个干净。“师尊,师尊,你醒了,师尊.....”

    “冰河,为师不疼,为师没事,冰河,我....”

    沈清秋的话突然断了。

    洛冰河看着沈清秋漂亮的眼睛逐渐失了神,头慢慢垂了下去,身上的温度瞬间下降,一息之间从一个滚烫的火炉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洛冰河抱紧了沈清秋,像是要把他揉进身体里,却又怕自己伤了他。他眼神空洞,眼泪不受控制啪嗒啪嗒往下掉。

    又是这样,师尊,怎么又是这样?

   
    当尚清华跟着漠北君急急忙忙赶到魔宫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景象:  洛冰河,他笔下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魔君洛冰河,无声地呜咽着,描摹着沈清秋的眉眼。

【许言/all言?】缘

过于想日李总了,过于想开车了,但是不会开车,我感到悲伤。先发没车的部分,有没有车和后续还要看我能不能学会开车www
【小学生文笔】

    已经第三天了,李泽言想。

    自从他被许墨掳到这个鬼地方,已经第三天了。

    这里看起来是一个城郊的小仓库,毕竟这屋子范围这么大附近还人迹罕至...而且总有一股霉味。

     他曾经试过逃走,无奈脖子上恶趣味的项圈结实的很,试了几次,不成,只能作罢。

    远方传来脚步声,李泽言知道,许墨来了。

    这三天,许墨总会在固定的时间过来,给他送一天份的水和食物,然后说华锐,说悠然,说李泽言,说自己。

     没看到项圈的人,估计会以为他们两人是挚友什么的。

    虽然李泽言从不开口,但许墨也说的很开心,每天笑的好像是个孩子。

    “泽言,你醒了。”

    “...”

    “不好意思,来晚了,毕竟华锐的总裁大人失踪三天,现在出城查的很严呢。”

    李泽言看着许墨依旧的笑容,打了个寒战。他从没想过这看起来个温顺的男人会给他下药。

    “泽言,你冷吗?我给你换...”

    “许墨。”

    李泽言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

    “你想要什么?”

    “钱?华锐?还是...”

    许墨在李泽言惊异的目光中弯下腰,他冰凉的指尖从李泽言不像一个普通商人的精壮腹肌开始,摸到他给李泽言戴的黑色的项圈,摸到李泽言微张的嘴角,摸到他紧皱着的、好看的眉眼。

    许墨笑了,笑的好看,笑的温良,笑的像猎人看猎物一般玩味。

    “李泽言,我想要你。”